钱江晚报:西溪湿地究竟藏着多少植物?植物学家一上午就记下了近120种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耒阳资讯网

  原标题:钱江晚报:西溪湿地究竟藏着多少植物?植物学家一上午就记下了近120种

来源:钱江晚报

  大喜:生态环境年年向好

  小忧:外来物种野蛮生长

  9月14日上午,杭城飘起了小雨。杭州植物园副院长陈川带队,一行8人前往杭州西溪湿地进行植物多样性调查。杭州西溪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是“西湖西溪一体化”进程中的重要课题。为全面调查西溪湿地植被现状,今年7月开始,杭州植物园依据方案对湿地植物园进行全面调查,对植物种类和现有景观进行分析。

  “现在主要针对西溪湿地开放区的植物进行全面调查,湿地有多少种植物,长什么样子,有哪些我们还未认识的植物都可以从调查中发现。”这是陈川带队的第五次调查,这次调查将历时一年。

  寻觅:

  半天记了满满当当三面纸

  8点半,植物园一行8人聚集在西溪湿地北门。人员被分为两个小组,我们跟随的小组一行5人去往西溪湿地莲花滩周边进行植物调查。植物园工作人员都穿着长裤长袖和运动鞋,裤腿牢牢地绑在脚踝上。

  他们手里拿着一根类似于晾衣杆的长杆子,不同的是,它长着个剪刀头。工作人员说这是高枝剪,带上它,一抬手就能轻松夹到树枝上的叶片,用来收集大树枝条这样的木本植物标本。

  湿地里面小路和木桥连接,走几步一个岔路口,两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柔软的草丛。我们所要观察的对象,就是这些几乎长满了西溪湿地所有位置的植物们,路边、河边,或者从游步道的木板里窜出;有高大的乔木,稍微低矮的灌木和柔嫩的草本植物。

  大家一边走一边看,一边举起相机拍照。路边每一种植物都要辨别,移动的速度很慢。

  西溪湿地有三分之二的区域为无人区,这保护着自然的生态。

  桂花、野菊、马兰、紫苏……中午12点,野外植物记录册里已经写下了将近120种名字。满满当当的三面纸上,不少是耳熟能详的品种。

  据植物园工作人员介绍,西溪湿地比较常见的植物种类,乔木类有樟树、枫杨,灌木类有桑树、构树,草本类有求米草、海金沙、浙江山麦冬等。不常见的植物也有一些,例如江浙吊樟,在杭州其他地方比较少见到。

  在西溪,还有不少野生农作物:华东野生葡萄、野生茭白、野草莓……和到农田耕作不同,在这里遇到它们,更像人类闯入了野生世界。

  “这是野生大豆。”顺着陈川手指的方向,是一棵略显瘦弱的植物。比起栽种大豆,它的茎干更加纤细,藤蔓弯弯绕绕地蜷着,“野生大豆和驯化以后长得不一样了。野生大豆的存在,有着保存基因的作用。”

  驯化中的驯字,用马字作为偏旁,总让人想到对动物的“征服”。事实上,我们大家食用的农作物品种,也经历了从野生到栽种的过程,同样得花上数千年。陈川举了个例子:“野生水稻会提早脱粒,找到最符合人类需要的一株基因保存,经过驯化,千万年后,才发展出如今可以收获供我们食用的水稻品种。”

  在莲花滩观鸟区,还看到了长得整整齐齐的野生茭白。

  “野荞麦、野大豆、野生茭白在西溪能看到不少。”但是不建议大家直接食用野生的食物,容易因判断失误造成危险。

  “这是密花孩儿草。”对着沟边探出的几株盛开紫色花的小草,杭州植物园植物所所长高亚红几乎不假思索地报出了名字。一旁,有人随即在野外调查本上进行记录,有人将摄像机的镜头对准那株特殊的草,定格下它的容貌,也有人使用GPS系统确定它坐落的方位。“它是中国特有植物,野外少见。”

  “吴兴铁线莲、翅果菊、算盘子……”沿着植物的领地漫步,几乎每隔五六分钟,高亚红就会脱口而出一个新的名字,“植物种类繁多,浙江分布有五六千种,全国则多达三四万种。”

  问题:

  外来植物繁殖速度很快

  汇集前四次调查结果,高亚红发现西溪湿地植物园区域的植物种类已扩展到400多种,和前一年西溪湿地公布的数据相比增加了100多种。这是生态环境向好的体现,但在调查组眼中,一些问题也随之涌现。

  在西溪湿地,蓬勃生长的不仅是本土植物,还有近20种外来植物。水中,大片盛开着淡紫色花冠的水生植物正随风漂浮,几乎覆盖了水面,“它们叫凤眼莲,因其观赏性而被引入,但繁殖速度特别快,还容易浮游扩散。”

  而在福堤旁一处滨水地带,草本植物加拿大一枝黄花也长势迅猛,长得比人还高,并占领了大片林地,“这些外来植物的生长很有侵略性,已经变成入侵物种,如果不控制好,会威胁到本土植物及动物的生存。”

  由于观赏用途而引进的外来植物更是生机勃勃,一些种类更是形成入侵态势,占领了大片的水面及林地,威胁到本土植物的生存。高亚红说,对于这些外来入侵植物,后期,杭州植物园将进行控制与清理,并持续监测,减少入侵生物的种群数量,为本土植物营造更广阔和健康的生长环境。

  新闻+

  植物学家的调查是怎么进行的

  陈川说,植物园从7月28日开始第一次调查,每次小组成员们一来就是一整天,大约一天能观察到100多种植物。举着雨伞,为了看到河边植物,陈川和同事们要穿过茂密的草丛走向更深处,蹲下身来判别植物的种类。

  “就像背英语单词一样,这些植物的形象和名字都储存我们的大脑里。只要辨识出某种植物的特征,就能很快想起它的名字。”陈川笑着说,植物学是一门需要不断进行知识更新的学科。尽管自己已博士了,但依然不敢说把所有植物都认全。

  遇到不认识的植物,工作人员会拍下照片,记住其形态特征生长环境,找来“植物志”进行对比。有些花朵和叶子完整的、不太常见的、具有保存价值的植物,会挑选花果茂盛的一株,连根拔起,装进透明塑料封袋,带回去做标本。

  一般,植物调查都会在春季和夏季进行。“有些植物冬天不生长,落叶,这都会对植物的全面调查造成影响。”所以,今年的植物调查是在最热的7月份就开始了。

  鸟鸣草生,也暗藏着危险。最令人头皮发麻的就是蛇了。“先前也遇到过,西溪还是会有蛇的。”陈川说道,“夏天遇到还好点,蛇听到动静会溜走。最怕的是冬天,蛇冬眠了,我们不小心踩到它,蛇是会攻击人的。”一般队员会拿个棍子“打草惊蛇”,也是怕有危险。

  陈川也曾在此前的华东野外调查时遇到过蚂蟥,穿过叶片时,小小的蚂蟥从运动鞋鞋带里钻进去,还是集体行动一起钻进去,小腿上到处都是蚂蟥。后来他们野外考察时都养成了绑腿的习惯,一直绑到小腿。

  (钱江晚报 记者 章然 张蓉 见习记者 陈馨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