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清风典历】一难,二难,三难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耒阳资讯网

  原标题:【清风典历】一难,二难,三难

  【译文】

  有人给齐桓公设隐语说:“一难,二难,三难,是什么呢?”桓公回答不出,便把它告诉管仲。管仲回答说:“第一个祸难,亲近身边的优人而疏远贤士。第二个祸难,离开自己的国家而多次前往海上游玩。第三个祸难,君主年老却很迟才设立太子。”桓公说:“很好。”不挑选日子就在宗庙举行了设立太子的仪式。

  【小识】

  提建议要讲技巧

  齐桓公和管仲的故事是韩非子特别喜欢讲的。

  讲道理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,如果不讲求说话的方式方法,而只是喋喋不休地长篇大论,即使把道理讲得清楚明白,也很难打动别人,有时甚至还会因此招致怨恨。普通人之间如此,大臣向国君进言,更要小心谨慎,否则激怒了国君,非但谏言不会被采纳,还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。《韩非子•说难》就说:“夫龙之为虫也,柔可狎而骑也;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,若人有婴之者,则必杀人。人主亦有逆鳞,说者能无婴人主之逆鳞,则几矣。”如何才能不去触犯人主的逆鳞,的确是个大问题。

  而故事中向齐桓公进言的人则十分取巧,他以隐语(类似于后来的谜语)的方式,引起了齐桓公的兴趣,“一难,二难,三难”,简单的谜面却暗含着丰富的意蕴,既令人好奇,又言有所指,充满了吸引力。不过桓公猜不出这个谜语,于是管仲趁热打铁,适时指出了当时齐桓公的三个问题,即“近优而远士”、“去其国而数之海”以及“君老而晚置太子”。故事的结局很好,桓公知错即改,“不择日而庙礼太子”,迅速确立了太子。

  当时的齐国能称霸诸侯,根本上是靠齐桓公和管仲的励精图治,也就是韩非所说的“以一人之力禁一国”。所以管仲时时提醒齐桓公,目的就是为了巩固来之不易的霸业,因为如果国君本人稍有松懈,那么马上就会面临国乱势衰的危险。

  不过,在韩非看来,这样的做法并不可取。因为偌大的齐国,即使齐桓公日日坐镇朝堂,勤于国政,又怎么可能兼顾所有事务呢?所以韩非说:“以一人之力禁一国者,少能胜之。”管仲认为早立太子可以安定人心,稳固政局。可是,历史上楚成王已经封商臣为太子,但又宠爱小儿子公子职,想废长立幼,结果导致太子商臣叛乱,杀父自立。无独有偶,周威公立公子宰为太子,但又宠爱公子根,所以周威公死后,公子宰与公子根争夺君位,最终导致周分裂为东周、西周两个小国。这样看来,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确立太子的时间是早还是晚,而在于如何确保太子地位的明确和稳固。

  韩非的解释是:“物之所谓难者,必借人成势而勿使侵害己,可谓一难也。贵妾不使二后,二难也。爱孽不使危正適,专听一臣而不敢偶君,此则可谓三难也”。管仲将“难”解释为祸乱,韩非则解释为困难。国君治国的难处就是明确区分君臣、后妾、嫡庶地位的尊卑贵贱,只有确立明确的法律制度,并且严格执行赏罚,才能杜绝以下犯上的情况,只有这样,国君之位才能从根本上得到稳固。(阿阳)

  佩兰:茎呈圆柱形,表面黄棕色或黄绿色,有的带紫色,气芳香,味微苦。芳香化湿,醒脾开胃,发表解暑。用于湿浊中阻,脘痞呕恶,口中甜腻,口臭,多涎,暑湿表证,湿温初起,发热倦怠,胸闷不舒。主产于河北、山东、江苏、广东、广西、四川、贵州、云南、浙江、福建等地区。